2021-10-16

3407字

爱殇

冬日清晨的公园多了几分冷清,也许是没人的原因吧。孤零零的树枝在寒风中摇动着,座椅周围的草坪中还有几处残存的雪。

男孩漫不经心地走到一棵树下,低着头,靠着树干踢腾着脚边的雪。

女孩的脸被冻得通红,颤颤巍巍地走到了座椅旁,缓缓地坐下,挺直身子,闭着眼睛默默感受着周围的一切。

男孩注意到她时,她已经斜靠在了冰凉的椅背上,就那样坐着,似乎并没有感受到男孩的存在。男孩四处看了看,时间还早,天气也冷,周围并没有其他的人。男孩开始猜测女孩的情况,想象女孩所等之人。

就这样等着,观察着,可再也没有其他人出现在他们附近。

天空变得明亮些了,可太阳仍然被那些厚厚的云层遮挡着,透不过一丝曙光。

女孩起身要走了,男孩望着她,看着她的身影渐行渐远,直至消失。男孩来了兴致,猜测她明天是否还会来这。

第二天,男孩又早早地出现在了那棵树下,望着不远处的那空空的座椅,期待着他的猜想被证实。

果然,不久之后,那个女孩再次出现在他的视野中。

女孩仍像先前一样,默默地坐下,仿佛整个公园只有她一人。

男孩走近些观察她,发现她的眼中有说不出的哀伤,却没有这个年纪应有的灵动。男孩想了想,决定去向她打招呼。

走到面前,女孩虽然抬着脸,却像是没有感受到面前的人,仍然沉漫在个人的世界中。

“你好!我可以坐下吗?”男孩在她身旁轻声问道。

“啊?”她像是有些意外,将通红的脸颊扭到了传来声音的一面,慌张的说道:“当然,如果你不介意身边坐一个盲人的话。”

男孩的心微微一颤,坐到了她的身边,顿了一会儿,问道:“你什么都看不见吗?”

女孩抬起头望向他,一脸期待地反问道:“你什么都能看见吗?”

男孩对此很不理解,回答道:“当然啦,只要是能直观看到的东西。”

女孩羞涩地说道:“那你可不可以把周围的东西说给我听?我听医生的话慢慢去体会,却

只能感受到寒冷,听到风声。”

“说给你听?我试试吧,只是,你从小就看不到吗?

“嗯,应该是吧,反正我对这个世界没什么印象。”

“好吧,冬天,嗯,我们从雪花开始吧!”男孩跑到那些没有融化的残雪前,尽量找到一些

洁净的捧到手心,拿去让她感受。

“咦?我以前有过这种感觉,只是不知道,这是雪吗?”她抬着头问他

“对,这是曾经的我很喜欢的东西。”男孩说着不自主地望向了天空,像是在感慨,又像是在叹息。

“你怎么了?我感觉你很忧愁,对吗?”她感受到了男孩细微的变化。

“没事。”男孩笑了笑,说道:“我们继续吧!”他找来了一些树枝,一些枯草,尽量用她能理解的话解释着周围的事物。

天空变得更加明亮,往来于公园的人也多了起来。

“我要走了。”女孩对他说道:“谢谢,今天早上我很开心。”

“我也是,不过,你还会来吗?”男孩期待着她的回答。

“你说呢!”女孩熟练地沿着来时的路径走出了公园。

男孩愣了一会儿,也走出了公园。

第三天,男孩准时地来到了这里,等待着女孩的到来。不久,女孩如期地来到了座椅旁。

“嗨!”男孩向她招手,但他马上想起女孩看不到,于是走到女孩跟前,说道:“你果然来了。”

“那当然,我从半年前起每天早上都会来这。”女孩坐下,接着道:“你什么时候开始来这的?又为什么大清早一个人来这?”

“我“,男孩眼神黯淡了,却还是笑了笑答道:“我前天跟家里人吵架,没地方可去,想着这地方清静,就来来了这里,接着就遇到了你,”

“那这两天你是在专门等我吗?”女孩低下了头。

“算是吧,这里风景不错,跟你聊聊天,我也能忘掉忧愁“男孩坐下了,说道:“对了,我今天带来了一样东西,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。”说着,他从怀中掏出一样东西,放到了女孩纤细的手指上。

“嗯?”女孩用手感受了一会儿,惊喜地说道“我知道,我以前听说过,这是笛子,是吗?”她对一切未知充满了兴趣。

“对,我想与我的语言比起来,笛声可能更加优美吧!”

“这么说,你会吹笛子啦?”

“是啊,以前我很喜欢一个人吹吹笛子的,乐声总能让劳累的身躯感到轻松,我吹给你听吧。”说罢,男孩拿起笛子便吹了起来。

笛声悠扬,一路向四周飘去,为这清晨空旷的公园徒增了几分乐趣。女孩听得入迷,并没有注意到男孩的呼吸正在慢慢变得沉重。

男孩停下了,脸色变得苍白,用手撑着椅背说道:“其实笛子很简单,只需要用心去感受就行了,但它带给你的,远不止吹出来的笛声,每样东西都有其各自的价值,关键看我们怎样去利用了。”

女孩回过神来:“啊?那,可以教教我吗?它的确能让我的心平静下来。”

“你如果想学,我当然可以教你,只是,可能不那么令你满意。”

“没关系,毕竟我什么也不会。”

“那从明天开始吧。”男孩对她说:“我家还有好几支,明天我再多带一支。”

“谢谢!”

“举手之劳而已,能去教其他人,我也很高兴。”男孩又无意看见了女孩那一双漂亮的眼睛,想了一会儿,说道:“嗯,你没有想过要治好眼镜吗?”

“当然想过,我的家人已经为此奔波好些年了,医生说手术很困难,而且还需要有配型的供体。”女孩的心情也失落了下来。

“也就是说,如果有了供体,还是有治愈的可能的,对吧?”男孩轻声问道。

“对是对,不过…”女孩犹豫了一下,说道:“这需要很大一笔钱,我们家…”

“唉!”男孩低下了头:“真是可惜。”

一阵沉默

男孩抬起头,说道:“对不起啊,提到这些。”他拿起笛子,“不说这些了,我再给你吹一曲笛子吧。”说罢,将笛子凑到嘴边,顿时冷清的公园又传出了优美的笛声。

此后的几个月,公园逐渐换了一副模样:树木开始抽芽,晨风也变得柔和,一切生命都燃起了生机,正蓄势待发。

男孩和女孩每天清展仍然守护着属于他们的地方,男孩教女孩竹笛,女孩同男孩玩乐,每到清晨,总能从公园中传出绵长动听的笛声。

一天,女孩早早地来到了这个地方,等待着男孩的到来。时间在流逝,可一向早来的男孩却始终不见踪影。就在女孩等不及的时候,男孩垂着头,一脸憔悴地晃到了这。

几个月下来,男孩已形如枯稿,而女孩却一直享受着黑暗中的光明,对男孩的情况浑然不知。男孩也并不想让她知道自己的情况,总是尽力地让她在黑暗中得到温暖。

男孩强挤出一丝欢容,对着她笑了笑,吃力地说:“对不起啊,今天家里有点事,来晚了。”

“噢,没事,只是今天的时间可能不多了。”女孩并不知道男孩这次是空手来的。

“我,有点事情要跟你说。”男孩的声音严肃起来。

“啊?”女孩想到了什么,将脸朝向他,也收起了笑容。

“我是来向你告别的。”男孩犹豫着说了出来,他望着女孩张大的眼睛和渐渐失落的神情,低下头继续说道:“我以后可能不会再来这了。”我们一家要搬走了,就在今天。

“噢!”女孩的眼睛湿润了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“对不起,我也是刚刚得到的消息。”男孩瘦弱的脸庞更显难过。

二人都低着头,又是一阵沉默。

“好啦,谢谢你,这几个月我很快乐--至少在清晨。”男孩说着,想伸手去拉女孩一把,却又将手缩了回来。

女孩仍然默不作声,任微风将头发吹散,粘到湿润的脸颊上。

“记着,眼睛可以限制你的视野,但不能限制你的想象,这世界还有许多美好的东西等着你!”男孩将一只手放在女孩的肩上。

顿了一会儿,女孩抬起头来,拢了头发,微笑着说“嗯!这么多天,谢谢你!”

最后,男孩用女孩的竹笛吹了最后一支曲子,搀扶着女孩走出了公园。

半年后,已是深秋。

清晨,萧瑟的秋风在公园里肆虑,落叶在空中翻卷着,铺满了一地。

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手握一支竹笛,漫步在公园里。她走到一处草坪的座椅旁,用明澈如镜的双眼打量着周围的一切。

她回想半年前,与一位少年在这里完成了最后的邂逅,即使她不曾见过少年的容貌,但在她的心里,他是一个完美而伟大的存在。

就在分别后一个星期,她的家属接到了来自医院的通知,找到了配型的供体,而且是自愿捐赠的,这让她们一家兴奋不已,马上安排了手术。

手术很成功,十几年来,她终于看见了这世界的第一丝光明。在她们一家询问捐赠者的情况时,却被告知捐赠者是一位不愿透露身份的癌症患者,半年前因病情突然恶化悄然离世。于是她也不再过问。

她只想要尽快将少年装进自己新生的眼睛中,与他分享自己的喜悦。

她尝试着前去男孩曾经的地址,试图从中得到一些信息。当她到那里后,见到了男孩家以前的邻居。

“他们是搬走了,不过是在那孩子去世之后的事了。”这对夫妇打量着她说道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“我是他以前的一个朋友。”

“那孩子在半年前因癌症去世了,这事你不知道啊?”这对夫妇有些惊讶,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她呆滞了,微微张大了嘴吧,哽咽道:“我是半年前结识他的病友,谢谢,打扰了。”说罢,她又走向了公园。

伫在秋风中想着想着,她的眼睛湿润了,索性拿起竹笛。这天清晨,一曲笛声再次从公园中婉转飘出。

喜欢 1

共有 0 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显示名称 *

网站地址